与舟

待渡。

喻黄[一张明信片引发的血案] 2

喻黄[一张明信片引发的血案]   2
架空,学院paro,双学霸设定,高三喻×大一黄,年下
跟我一起念,欧欧吸——
文笔烂!可能又臭又长。
灵感来源生活。对了lo主不是大学生有问题请见谅。
Ready?Go!

喻文州在心里默默吐槽,照这么说,他明信片上的话痨君肯定不帅咯。意思意思心疼了一下。
可现实是没有多少时间给他考虑这个事儿。黑板角落的小框里的数字一天比一天少,宛如一个死亡倒计时,当然,对于像他一样的人意义就不一样了,这是他们最后的全力以赴冲刺的阶段,说不定就从985或者211跳到清北了呢。
不过在最后那天到来之前,谁也不敢肯定自己保准能考上多好的大学。前几年还听说过一个学长考试的时候肠道突然抽住了连着几门没考,也不知道最后是个什么结局。
高考的前一天,喻文州和平常一样复习完,就决定去听音乐放松。耳边响着流水般的乐声,向手边随便一瞥,却看见了那张明信片。他勾起一个微笑,伸手将它拿到眼前,在心里暗暗承诺:放心,我会去找你的。
最后的日子还是来了。喻文州向来心态很好,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而且适度的紧张也有利于发挥。当他合上笔帽的一刻,脸上温和的笑容依旧。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收刀归鞘的气势,不过,他再一次想到了寄明信片的话痨。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会不会在偷偷打游戏?还是在想着哎呀学弟或者学妹今天就考完了也不知道志愿会不会报到我们学校……喻文州觉得自己仿佛被话痨传染了,以前他没有这么复杂的内心活动的。
他抬头看了看天,独属于南方的蓝,几朵云散步一样悠闲的溜了过去,让人看了心情舒畅。闲适自在的情绪感染了他,泛起一个轻松的微笑,步履轻盈地走着。他突然想到要不回去打一把很久都没打了的荣耀吧,当时为了备考断了一年的网,现在反正考都考完了,是时候浪一浪(不   做自己喜欢的事了。
这么想着,喻文州加快了脚步。他有个想法,回去就加那个什么夜雨声烦号称全服第一剑圣的好友,在网络上先认识一下,这样等大学开学了再见面就不会有太多的尴尬。他的第一志愿无疑也是G大,以他的成绩和他一向稳定的发挥,不会有什么问题。到时候找到学长来个认亲(不   交个朋友,说不定还能get来自学霸的帮助,大学这个副本对他来说就能更轻松点。
然而喻文州并没有想到的是,任凭他在怎么心脏也无法预料到学长不仅话痨而且极其不靠谱。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回到家里,打开电脑,点开荣耀,登录自己的账号,收到了来自系统的回归礼包。拆开,里面不过还是复活币之类,没什么新意。等等,送了件紫装?喻文州挺高兴,一看自己的术士能穿,便解开封印,给角色穿戴上。在搜索那一栏中打上“夜雨声烦”,点击搜索,系统显示出结果。他点开对方的角色形象,哟,的确一身好货。职业是剑客,拿着一把闪着幽蓝色光的光剑,仔细一看,还是神装。不仅如此,这家伙一身神装!喻文州回头看看自己破衣烂衫的术士,要不是对方身上都是板甲而不是自己需要的布甲,这么多神装,真是恨不得把他扒个精光。等等,这剑的名字叫“冰雨”?怎么那么耳熟?他努力地回想,这似乎是去年决斗场的剑系冠军的奖品,全服独一无二的那种…他不禁深深地膜拜一下这位学长,没想到在学霸之中还卧底着这么一个伟大的游戏宅,成绩好游戏也打的六,简直是人生赢家。
不过,就是话有点多。喻文州又想起那张明信片,有些心累。
系统显示对方在线,于是他坐在电脑前,专心致志地等着回复。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耐心如喻文州,也不禁想要掀桌。当初是你要找我私戳,私戳就私戳,现在又装高冷不回复我几个意思啊!
城市另一端,正慷慨激昂地指挥公会抢boss的黄少天突然打了个喷嚏。“不会吧又要感冒…?”他嘟囔着,跑去关上了空调。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