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舟

待渡。

携我(画)的老婆祝大家新年快乐

King酱=v=:

这边两万粉了,按照约定来抽个头像,下周五开抽,微博抽奖https://m.weibo.cn/1851429684/4185631410289486

转发抽一个人,因为实在太忙了所以只能画一个非常抱歉,主题可以任选,可以给私人设定,但是要画作品的只能是我看过的,男女不限,风格参见loft。

另外有没有靠谱的立牌印厂啊!!要靠谱啊!!!介绍给我吧!!

一个俗套的故事 1

我就不服。TM的凭啥勇者斗恶龙都是对家的???我三流网络写手老迟暮第一个不服。就是看对家不顺眼了,我就要写勇者斗恶龙不接受反对意见。
以上是废话。下面是阅读须知。
*童话风。第一次尝试。因为我是王尔德的小迷妹✺◟(∗❛ัᴗ❛ั∗)◞✺!!!
*耽不耽美看个人理解了吧。诸君,我喜欢打擦边球(๑•ี_เ•ี๑)。
*我怎么觉得我是在给对家产粮???气死。
*就这样,应该妹了吧……_(:з」∠)_

咳咳,正片开始。

SIDE A        THE BRAVOR

勇者低着头,垂头丧气地走在路上。夕阳把半边天都染成了即将凋零的玫瑰花瓣的颜色,看起来像极了刚才战斗中那几乎要冲上天的、骇人的血光。勇者的礼服沾满了血污,领结上的蓝宝石也蒙上了尘埃。公主跟在他身后,衣衫好歹还算整洁,但也同样看起来垂头丧气,疲惫不堪。

当然,就像所有的勇者一样,我们故事里的这位勇者也是生来就要要除暴安良,惩恶扬善的。具体的表现也和所有的勇者一样,就是打败恶龙。

可勇者本不想去打败恶龙的。“恶”龙平常只住在山洞里,用长长的尾巴和大大的头绕成一个圈,紧紧箍着一堆珍宝。如果有人靠近它,它并不会生气地用鼻孔喷火,也不会朝天大声怒吼,把云彩都吓得散开。它只会轻轻地,轻轻地伸出爪子,很有礼貌地“啪”的一声将人弹开。

可它毕竟是只龙,随便一个小动作都是山崩地裂。于是被弹出去的人飞出流星的尾巴那么长,然后将山洞外的峭壁砸出一个人形坑来。等不及再咳两口血,说两句遗言就已经魂归西天了。

可恶龙的巢穴里有太多的珍宝,这是任谁都心知肚明的。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得到它们的人不在少数,可惜大多数人都只是朝着那面金光闪闪的旗子走去,却看不到路的尽头欢快地挥舞着它的死神。

因此,洞穴对面那座山几乎被真正的“飞来横祸”砸的坑坑洼洼,歪歪扭扭。一位外乡的地理学家路过时走到那儿就不走了,摸着岩壁爱不释手啧啧称奇,赞叹它简直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然后?然后就被下一个飞出来的人砸成了脑震荡。

总之,这条龙虽然没实质性地作恶多端,但也戕害了不少性命。乡民们一遍又一遍地来到勇者的家里,或痛哭流涕,或表情凝重,一遍又一遍地向他诉说恶龙的为非作歹,有多十恶不赦。勇者自知自己是有责任保护无辜的平民百姓的,可他也并不很不乐意去讨伐恶龙。毕竟,他打心底觉得恶龙也没做错什么啊,珍宝本来就是它的,贪婪的人才该为觊觎它们付出代价。

所以,关于民众呼吁的讨伐恶龙的事,勇者能拖则拖,不能拖则干脆装着没听见,虽然——这更让他良心上过不去。

终于有一天,无情的现实和他的良知都不允许他再按兵不动了。

恶龙终于走出了宅居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山洞,径直飞到王城,掳走了公主又飞回了山洞。

全国上下一片哗然。国王急忙招募能去救出公主的勇士,这种时候,显然勇者是能站出来也得站,不能站也得站了。

勇者很无奈,一点儿也不想出发,但他告诉自己恶龙这次是真做了大坏事。公主是流着皇家血脉的、最纯洁的姑娘,嘴唇就像玫瑰花瓣一样娇艳,脸颊就像晨光下的露珠一样饱满圆润,眼睛像印度的黄宝石一样熠熠发光。守护人们是勇者的职责所在,更别说是这样可爱的姑娘。恶龙掠走了她,那恶龙自然是他讨伐的对象。

于是勇者二话没说就站了出来。国王也二话没说,发了他最快的马和最好的剑就让他上路。毕竟勇者虽然之前一直没端了恶龙的老巢,但他端掉的土匪的、诈骗犯的、小偷的老巢比恶龙的山上那些野兔打的洞还多。国王早就听说过他的大名,料到他会来,还给他分了个骑士长的称号,统领一干比勇者还高的马和一干比勇者还壮的人,哦不,应该说是骑士。

但是勇者没要头衔,没要手下,没要高头大马,也没要屠龙宝刀,骑着自己并不识途的老马,拿上自己刃都快碎了的破刀,独自一人踏上了讨伐恶龙的征途。

说实话,国王很奇怪。功勋奖励荣华富贵都不要还自个儿一个人上路,这人怕不是脑筋有什么问题?国王不是平民百姓,只知道勇者是位绝世高手,却不知道他还是个“不求回报的英雄”的光辉形象。因此他辗转反侧思前想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勇者在觊觎公主!!!

这使他吃了一惊。作为公主的爸爸,全国上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公主的真面目。公主的确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但她不像其他公主,是一个一点也不矫揉造作,也一点也不妖艳贱货的公主。正常公主笑起来都要先抿一抿嘴,稍微勾起唇角,有时候娇俏地露出一点点门牙,洁白又可爱地反着光。而这位公主,她笑起来的话,别说八颗牙了,十二颗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这其中还包括一些因为太贪嘴而蛀了的,很是没有形象。正常的公主笑声都像银铃一样又轻又小,而她的笑声,比十口钟齐鸣还要响亮,只是没那么优雅,只是一个单音节的重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没有一个王子能够看上这位公主,他们基本上在看到公主前仰后合地大笑着光着脚走进王宫,一根食指顶着手上的水晶高跟鞋滴溜溜地转得飞快时,眼珠就已经哗啦啦地纷纷扬扬掉了一地,还掺着几副文绉绉的金丝眼镜。

当国王推理出勇者对美若天仙的公主有非分之想时,他不仅一点儿也不担心,倒是放心了不少。不管怎样,这下公主总算不愁嫁了。

勇者对国王脑内的这一切毫不知情,正格里格啷地骑着自己的老马赶往恶龙的巢穴。他一边在马背上颠簸,一边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恶龙平常都那么有温和又有礼貌,对于勇者的闯入肯定是一如既往的只是轻柔地用爪子招呼。但勇者是个绝世高手,没那么轻易就被一只爪子击败,只要一个闪身避过,再溜到公主身旁扛起她就跑,仗着恶龙体型巨大也没办法灵活地在森林中追上他们,再驾上等候已久的老马以流星般的速度回到王城交回公主,这事儿就结了。

在自己脑内把事情的进程捋了一遍的勇者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原来一切都这么简单,多亏了恶龙是条温和又有礼貌的恶龙,要是它真拿鼻孔喷火,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勇者怒吼,梗着脖子就朝他咬过来,勇者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勇者再绝世高手,也是个普通的人类,不像那龙类,皮糙肉厚刀枪不入的。

啷个里个啷地赶了几天路,勇者终于在这天正午赶到了恶龙的洞口。本着敌明我暗一定要试探试探的精神,勇者把半个身子藏在洞外,只露出一个头向里面望去,企图看看恶龙的情况和公主的安危。

里面的情况让他大吃一惊。龙和公主像幼儿园小孩似的排排坐,龙竟然没像个守财奴似的看着他的珠宝,而是规规矩矩地在公主旁边服服帖帖地坐着,时不时还低低地吼上两声。再看公主,她似乎并没怎么受惊,还时不时应和似的跟恶龙讲上两句话。

可惊悚的是,这两人(?)的语言完全不同。

其实还有更惊悚的。勇者能听见他们的声音是因为,公主和恶龙的嗓门儿一般大。

或者说,恶龙和公主的嗓门儿一般大。

勇者很惊悚。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顺便又把头往里探了探以便听得更清楚。

恶龙:“噜噜噜,噗噗噗,耶耶耶,喵喵喵。”
公主:“你这是哪里方言?我完全听不懂啊。”
恶龙沉思了一下又开口道:“呃呃呃呃嗷呜啊呜嘶嘶嘶略略。”
公主:“你看你这不是会好好说话嘛。等等,你说慢点,刚我没听清。”
恶龙无奈,又重复了一遍:“呃呃呃呃,嗷呜啊呜,嘶嘶嘶略略。”
公主:“没见过。怎么?你认识他?”
恶龙:“呜呜呜嘎嘎,呲嘟嘟呲呲,咿喂哟喂哎。”
公主:“骗人的吧我才不信,我也不认识你啊。”
龙很伤心,小小地“呜嗯”了一声,便低下头去不说话了。
公主宽慰它道:“你要真想找他的话,说不定一会儿他就会来啊。我爹肯定会在全国召集勇士来救我,他可能就在里面呢。”
龙微弱地“噢”了一声,便又开始垂头丧气地不吭声。

勇者站不住了。听他们的话来说,很有可能这条恶龙就要找他。可找他做什么?明明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

勇者开动脑筋好好地想了想,还是得不出一个结果。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太出名了,一直出到了龙界,恶龙听说后作为一条也很出名的恶龙当然要惩善扬恶,便找他挑事儿。

想到这儿,勇者终于准备好了冲进山洞。不仅是因为他想好好教育一下这条坏龙,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更多的还是因为蹲在外面听墙角这么长时间实在不符合他的美德规范。

于是勇者拔出断刃破剑向洞内冲去。精神状态还算正常的公主和垂头丧气的恶龙看到突然出现的他,都大吃了一惊。公主径直站了起来,没想到会有人单枪匹马地来救她。但下一秒她就拿手搅起了裙子,完全忘了眼前的处境而绞尽脑汁地开始想怎么勾搭眼前这位很合她审美的帅哥。

相比之下,恶龙的反应要热烈的多。它没有伸出爪子打算把勇者弹出去,而是直截了当地展开了双翼,冲上了天空。

霎时间洞内尘土飞扬。龙弄塌了洞顶,无数土块和石头挟着雪崩般的灰尘激烈地向洞底坠落,好像一场盛大而凶恶的流星雨。勇者对此感到很生气,事情的走向完全脱离了他所预计的轨道。但好在作为一位勇者,他还保留着满分的理智,于是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公主,将她护在身后,避开了被砸成肉泥的命运。

勇者抬起头,恶龙巨大的翅膀几乎遮天蔽日。它的翅膀不是普通龙的那种黑色或是土黄,有些还加着刺眼的猩红,那是深沉的、低暗又喑哑的深蓝。像是夜空把少了几颗星星的袍子披在了它身上,又像是在最深的深海浸泡了一个永恒那么久。那膜翼如暗色调的幕布似的挡住大片天空,几束日光从它身后逃窜出来越向勇者身边,把天空中巨大的生灵衬得如同神明。它重心不稳似的扑打了几下翅膀,撕裂空气的声音像有一百只鸟逡巡而过,又像有一千支箭刺穿长空,朝他们射来。

勇者握紧了手中的剑,绷紧的神经引着他的双眼死死盯住眼前的恶龙。他知道,这天空中的万物霸主根本不是什么神明,只是个恶魔罢了。

而他和他的剑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斩杀这世间的恶魔罢了。

前几天的垃圾文……

就当是中秋贺文吧( ・ิϖ・ิ)っ?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顺便,牢饭真好吃^q^

膑膑的新皮肤有腿!
我仿佛已经感受到了未来旅行和天使之翼在磨刀霍霍向妖精x

你们的猪队友或对手,不一定是小学生。
我弟今年幼儿园大班。
看到我打农药肥肠高兴地表示他也爱玩这个…
于是…

玩三日恋人都没更文…
沉浸在喻文苏的温柔乡里不可自拔…
我我我反省!我我我更文!

喻黄[一张明信片引发的血案] 4

喻黄[一张明信片引发的血案]   4
lo主回来了!回到大概一周两更的频率x
一想到正被sis视奸我就忍不住很慌。
架空,学院paro,双学霸设定,大一喻×大二黄,年下
跟我一起念,欧欧吸——
文笔烂!可能又臭又长。
灵感来源生活。对了lo主不是大学生有问题请见谅。
Ready?Go!

“嘶——”做了两个优美的空中转体后黄少天屁股先落地,痛感使他整个人都感觉不太好。啊,这说不定是我在竞技场里用上挑把人家挑飞太多次而遭到的报应,黄少天沮丧的想。不管怎样,他还是用最快的速度爬起来,看看被自己撞到的人还好不好,顺便祈祷对方不是个老师。
于是,他看见了,一个,被书山埋住的人。
看上去大概是个男生,个子和他差不多高,身体几乎全被书本埋住,努力想把自己从残垣断壁中扒拉出来的手修长而骨节分明,小臂显出健康的小麦色,跟黄少天这种游戏宅比起来肌肉丰富不少。他赶忙跑过去,拽住对方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把他拉了出来。
果然是个男孩子,面目说不上清秀但让人看着很舒服,有着利落的短发,本应整齐服帖的中分的刘海此时被砸的乱七八糟,微微皱着好看的眉,但并没有露出十分生气的神色。伸出手揉了揉头,对他露出一个微笑,还附带了一句“谢谢”。黄少天顿时生出一种罪恶感,赶忙摆了摆手:“啊啊啊没什么是我把你撞倒的我才对不起实在抱歉…”“嗯,没事儿。”对方点了点头,显得温和而大度。
于是黄少天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赶紧帮着对方捡起被撞的散了一地的书。这会儿张佳乐也跑过来了,大喘气地拍着他,就差仰天大笑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傻了。黄少天也很郁闷,决定把这个锅甩给张佳乐的运气问题,在心里愤怒地赌咒自己以后再跟张佳乐追着跑我就在竞技场被人挑死。三个人一块捡效率高的多,几下书就被重新堆成一摞,喻文州努力地用差点被撞断的细绳把它们捆起来,试着拎了拎大概不会断掉,便道了谢就走了。
还愣在原地的黄少天摸了摸鼻子:“从他拿的书看,好像是大一新生?”张佳乐往他头上拍了一掌:“废话。”
他突然想起他的那张明信片。那个收到明信片的人也该大一开学了吧,不知道他或者她会去哪个学校呢,到底打不打荣耀,会不会是本剑圣的迷妹之一…说起来,到现在他似乎都没收到过来自人家的任何消息,难道是嫌我烦不想理我?不会吧本剑圣这么英俊潇洒这么迷人肯定不是这样的…剑圣大大今天也有些烦恼。
要是张佳乐能听到他的心声,一定会感叹啊烦烦长大了总算有点儿自知之明了。可是这种可能性并不存在,于是黄少天一转头就瞅见张佳乐瞪着他的眼睛,眼神中混着惊悚,鄙夷,恐怖…一系列奇怪的东西。于是黄少天也回瞪他,只听他悠悠地开口了,“烦烦啊,你盯着那个学弟走的方向快一分钟了,你不会对人家一见钟情了吧?”
…一片沉默,张佳乐趁机企图溜走。
黄少天大脑的CPU开始缓缓运作起来,于是他霎时间忘记了自己刚刚赌下的咒,嚷着“张二乐你妹你妹你妹有本事别跑看我的三段斩!”追了过去。
今天G大的走廊上依旧是一片鸡飞狗跳呢。